Discuz! Board

搜索
查看: 2|回复: 0

清风拂过

[复制链接]

4947

主题

49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4872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风拂过
      
   
    含默下班了,回到了自己租住的生活小区,每天都过着饮晨露、披星戴月的生活。久而久之,他倦了。从学校毕业后,便来到了这个喧哗的城市中寄居,天天都必须面对城市这命脉的网络,上班了还得为设计电子程序而在电脑前穷尽自己的思想,绞尽脑汁。回家了,空荡荡的屋子没有一丝暖意,不由的怀念起儿时的欢声笑语。他曾经幻想,在现代怎么就没有狐狸精出现呢?可能是城市的生活太拥挤、楼市太高了,妖精们怕施法时稍有不慎碰得头破血流吧!
    含默稍纵便安抚了自己的情绪。我呸,还名牌大学出来的研究生呢?他又很快对自己加以否决。想着自己白天程序中遇到的麻烦,顺手开了计算机。
    “有人闯入!有人闯入!”荧屏中可爱的丑丑呐喊着。
    从那以后,一位叫妙妙的女人无形中闯入含默的生活。含默觉得自己可能是太寂寞了吧!网上这种东西或许暂时能填充驱赶心灵深处的空虚。事实上,他还是很清楚这种虚幻自己没有主动权,侵略的一方是设计者,设计者才有能力改变程序更改新生物的方案。可他却满足的笑了,刹那间那种由灵魂深处绽开出来的笑。
    “妙妙是妖魅”,所有见过妙妙的有丈夫的女人异口同声的说。真的,妙妙没什么文化,竟是凭着飘曳的身姿、迷人的脸蛋以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击败城市中谋取生存的成百人进入“豪门庭”这种富丽堂皇、人马混浊的上流酒吧。当然,妙妙不止竟有表面上的功夫,内心的世界也让人眼惊肉跳,她觉得自己的条件应该配得上这个上流社会,发誓一定要踏进城市这种高人一等的生活。妙妙在女人的眼里看来成了有点避之而不及的摄魂魔鬼,她们害怕妙妙选择攀附男人的方式踏进城市人的生活;可在男人的眼中她却是赏心悦目的天使。妙妙不怕所有人的眼光,打从千回百荡的山沟沟里爬出来时,就已经习惯了各种异样的注视。因为她太艳,太惹眼了吧!她在心里面琢磨:“魔鬼”与“天使”不就差两个格子吗?还不到一步之差。其实妙妙是一个很有慧根的女人。
    妙妙天天在酒吧里端茶、倒水、陪笑,偶尔也被沾满腥味的男人偷捏一把,她厌恶极了这种云里雾里、酒气冲天的生活,可眼前没有办法摆脱这种厌恶,除了在这种昼夜不分的场子,似乎没有能力让自己的待遇比其她一起出来的妹子优厚。为这个,妙妙着实苦恼了好一阵子。她常常失落的望着门庭前的汽车,眼神怅怅的瞪着一座座高耸入云的楼房叹息……哪一天,我也能天天坐在小汽车白癜风是什么里绕着这个城市转,真正成为这城市的一份子,那该是多美啊!她苦苦的挣扎,寻找走向理想中意境的出路。
    偶尔在酒吧里听到一些资格老一点的姐妹说:“等手头宽了,买台笔记本回来,上上网找点新的寄托。”妙妙头一次听说网络这玩意,当时就蹦了一句,“不会打字咋办”。续上来的是一阵哄笑,其中一个说:“打拼音,不知道就通假一下吧!通假还是一种新网络时尚哩,不知增添了多少情趣。”妙妙当时就在心里多打了个底,上网去碰碰运气,这也是一线能迈向新生活的生机。她心中闪过一丝喜悦,仿佛看到自己摆脱了粗糙与肮脏,走向一个有着丰富涵养和整洁生活的世界。
    带着侥幸的心理妙妙去了网吧,一个小时就花了三块钱,妙妙觉得自己为这三块钱站在酒吧里做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只是坐在这里面把手指活络了一番,不禁更加感叹人与人之间价值的不公。第二天又光顾了三块钱,这一次活蹦乱跳的击出了记忆深处的一些蚯蚓似的字母,这些弯曲的东西给了她一种亲切感,像种子刚从泥土中钻出来般的实在。这种踏实感怂恿着妙妙又去了第三次,这次她碰上了含默   妙妙打字很慢,且又经常“通假”,但每次都能是歪打正着,妙趣横生,缓缓间流动着成人少有的成熟稳重。含默在黑暗的另一角为之倾倒,感叹,城市的污泥中竞存有这样的女子!书生的迂腐与纯情让含默无形中便晃出这个未曾谋面的女人。妙妙闪过他的思维越来越多,扰乱了他静谧的生活,他决定去把这个女人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好让自己安心。这是个错误的结论,这个决定引发了他生命中第一次失败的婚姻。
    含默很是能吸引女人的目光,但他并不贪恋美色,常常有不少女人的眼光贪恋的围着他打转,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讲解色素减退斑会不会发展成白癜风他却感应不到这种男女两性的致命磁场。在他的现有生活中,只是对编写程序最为敏感,再者就是天天载他回来的老式空调车以及晚上回来吃哪一家的可口饭,这是每天都要重温的练习。他很是想尽量善待自己,因为公司里面他确实是根顶梁柱,不能让自己太吃亏了。回家了,他才能属于自己,有时甚至连回家了也不能放下白天单调枯燥的繁琐。他渴望别人的关爱,希望有善良人类的同居能使自己温暖。
    含默把要见妙妙的心思在脑海深处打了千百个回转,终于决定了要见妙妙,于是,他约妙妙在“相依相惜”西餐咖啡厅见面。
    那天,周末下着缠缠绵绵的细雨。妙妙精心的打扮了自己,用一个姐妹的化妆品稍稍补了一下妆,心里头寻思着别用得太多,下回可能还用得着呢?她选了套素淡的衣服,系着一条艳丽的丝巾,红艳红艳的点缀了整个飘零的落秋。
    含默先到了一阵子,不断地搓着自己这会变得有点僵硬的手,本来就是个不善动嘴皮子的人,正在一遍遍发挥着丰富的想象引发见面时的措词。
    一阵凉风灌入,硬是让含默惊了一下,门开了,一个女人袅袅飘入,刹那间喧闹声停了下来,所有的眼光都齐刷刷地停在女人身上。这个忽来的闯入者只是抬头张望了一会,便径直静静地挪到了含默这张桌子边。这个女人就是妙妙,妙妙挨着凳子坐下,含默好象听到了很微妙的叹息   含默的眼里充满惊叹,一下子忘记了该用什么语言问候。倒是妙妙先开口,“真差点认不出你!”她实实在在的愣了一下,想不到含默长得也很英俊。含默的脸变红了,不断的晕着红光,“是么!是么!……”这是个诚实可靠的老实人,上天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有意促成她的愿望。妙妙很快就用上了自己在人际场上圆滑的特长,气氛慢慢活跃起来。人的本能使含默缓了过来,男女间无形的力量漾开了,很快的波及到这萌发着不同种生活追求患上白癜风治疗不及时会不会扩散到全身呢的两个人。含默的声音像悦耳的音符跳跃着,眼前的青春、活泼、清纯击退了秋天刚泛起的凉意。他感觉心中涌起一股暖洋洋的冲动,慢慢地浸入四肢百骇。很快便是深夜了,含默坚持第一次送女人回去,他当时只是想:一个单身女子夜间在外面太不安全了。
    妙妙每次都努力保持着鲜亮的形象与含默见面,很是矜持。虽然念的书不多,可经过“豪门庭”的调教,各方面的素质基本能体现到一个普通高中毕业生的水平,成为社会这个大杂烩渲染出来的新产物。慢慢的,时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每一周末都可以看见含默开着那辆老式空调车,愉悦地带上妙妙在这城市里溜达着,挥散着几日不见积累的惦记,偶尔送来的清风温柔的掠过,触摸得两人的心痒痒的。
    含默的心每天都被周末塞得满满的,眼前不断的映出妙妙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那半遮半掩的脸儿;那离开时的回嫣一笑。有一种不可抑止的欲念在心里面蠕动,在努力挣扎冲破搁在心底的顾虑与压抑。他无法遏制地对她产生向往,被越发滋长的情愫深深的牵引住。具体的说,他是被妙妙弱不禁风,无依无靠而且又是山里面那边来的人产生错觉。他给妙妙下了个定义   含默开始沦陷了,沦陷在自己肤浅的生活经验中。这一切反映,都被妙妙一一收在眼里,她看见自己很快就要踏入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有着城市人生活的精致天地。妙妙舒坦地望着窗外,城市的天越发泛蓝,洁白的云儿扎眼地在上空变幻着千姿百态。
    又到周末了,为了过周末,妙妙增加了多些花费在着装上,她不想土过那些普通的上班族女孩,她喜欢做上班族类似的人,并且也不希望含默为这事瞧不起她。当然,这是妙妙私下里的想法。含默是个不计较女人收入的男人,用他的话说,“老婆养不起就别娶”。这个戴金边眼镜的人有着至高的男权主义。
    天稀稀疏疏的下着雨,含默凝神的看着像遮了帘子般的窗外,“今晚就别回去了,下雨淋了要感冒,反正有两间房能睡得下。”妙妙思索了一阵,含糊的“嗯”了一声。两人断断续续的看着电视,也讲些家乡趣事到很晚。
    妙妙进了浴室,放满了水,浸泡在里面眯着眼睛享受着水流的轻抚,水温逐渐地加快了妙妙血液的流动,细嫩的手脚开始有点力不从心。心懒洋洋的在空洞中浮跳白斑酊怎么使用着,渴望有个避风的港湾能够停泊,安稳下来结束她在这个城市中支离破碎的生活。妙妙觉得躺在这儿真是让人窝心,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睡在这短暂的清梦里……
    含默听了半晌,忽然觉得一切静了下来,一下子慌神了,他不安的徘徊在浴室门口。心里面不希望妙妙对他产生误会,却又生怕出什么意外。 “也不知是不是煤气中毒了?”这个念头闪电般劈过他的脑子,含默鼓足劲闭着眼睛猛地朝门上踹了一脚。“砰”的一声,妙妙惊得跳起来。“呀!”的一声尖叫,含默看到了妙妙湿漉漉的黑发搭在纤弱的腰身上,水珠一滴滴地往下掉,那高耸的在尚未平复的惊吓中颤抖。妙妙用浴巾遮了遮身子,低着头腼腆的细细的喊了声,“默…”。这柔柔的处女的声音唤醒了含默在沉睡中与生俱来的欲念,他看到了从高耸里蓬蓬勃勃地散发出来的蛊惑,浴室中的雾气漂浮起很轻柔的迷朦的情调,更让暧昧随心所欲的漂游。含默感觉到了血液流动的沸腾和皮肤轻轻弹跳的律动,他战战兢兢的手伸向如缎子般的肌肤,脸不由自主地压向那一张一翕的像被火燃烧着的红唇,他在吮吸中陶醉,有如着魔般被吸附住了。妙妙的心如涟漪般的荡漾着,她听到浑身咝咝的不断撑出一条条尖刺,扎得满身热辣辣的火烧火燎,像是要炸开了,她紧紧地缠住含默,想用力地舒缓心中的不安。含默醉了,醉在这青春驿动的热吻中。刹那间,世间最美妙的幸福紧紧地把他绕住。一个人苦苦地追求生活很多年,当被这“甜美的一切”拥抱时,一直储在身体里面那种绷紧绷直的感觉,忽地松弛开了,心被过度雀跃的颤动不已猛地停止跳动。含默在激烈的吻中昏死过去。
    第二天醒来,含默发现身边还多了个女人,他觉得妙妙给了他世间最美好却又难以言喻的东西,今生今世一定要好好照顾妙妙,好好的为她而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都市网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都市网招聘 | 都市网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 版权所有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 琼ICP备13002347号-2海南感恩在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01-2013 Comsenz Inc.    Powered by Weekend Design Discuz! X3.2

GMT+8, 2018-12-11 18:00 , Processed in 0.119016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