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搜索
查看: 21|回复: 0

男人的心事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9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4807
发表于 2018-11-26 09:5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男人的心事
      
   
      
      
    一位作家说:“人间有三苦:一苦是,你得不到,所以你痛苦;二苦是,你付出了许多代价,得到了,却不过如此,所以你觉得痛苦了;三苦是,你轻意的放弃了,后来却发现,原来它在你的生命中是那么重要,所以你觉得痛苦。”
      
      
    抱紧我,抱紧我-----,晶的呼吸变得又粗又喘。
    他狠狠的抽动几下喷射在她的肚皮上。
    你------。晶是一个离了婚带着一个十岁女孩的三十二岁的女人,此时满脸的意犹末尽。
    他笑笑,把她拥入怀中,她娇嗔地捶打着他。
    主人,主人接电话了,主人,主人接电话了-----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温柔的相偎。
    是厂里的会计叶子。
    他重又拥她在怀,她那又窄又直的鼻子下薄薄的两片唇布满了婴孩似的细折折,可浓细的双眉下,那双秋湖般的眼睛又冷又飘,荡漾着一种深邃的成熟。拂到耳下的短发痒痒地揉搓着他的下巴,恰到好处的让他感受着这张脸的娇气魅艳。他抱着她突然没有了感觉,心也莫明的有些烦乱。松开她,匆匆起身丢了句,我有事。便离开了。他没有叫车,只身在下班时间拥挤的人潮中,不知何去何从?他不能回家,家远在千里之外。他也不想回到他的工厂去,尽管他知道打电话的叶子一定会在等他。
    他只想一个人,可是上哪儿去呢?他在人潮中站立。猛然惊觉多年来他放逐自己在成功的码头上,他想要的,想得到的都有了,在这个小城里他拥有自己的工厂,可是这样的生活不能使他满足,那么到底他想要什么?五十二岁的他有些茫然。
    一个诱惑在吸引着他,让他不能自己,不知晶是怎样开始但却是深深的打动了他的心,晶说把环摘掉了,晶说要给他生一个儿子。
    一个女人的说教,就象狗的后腿走路一样,虽然吃力不讨好,但你却感到惊讶,因为她竟能办得到。她让他明白也许这才是他一生最大的财富。
    他有一个女儿,老婆身体不好,常年在外己淡泊了亲情,他唯一能给她们的就是金钱。
    他被这个欲望鼓动着坐立不安,他想着这个欲望,他就一次次的来找晶来证实这个欲望,可是一到关健时刻他就犹豫。
    商人对金钱有着天生的嗜好,金钱是他的事业,他知道挣钱的辛苦艰难,他会像吝啬鬼一样下意识的捂紧自己钱包,生怕自己的钱会被分割一分一毫,他对每一分钱都算到骨子里,每花一分钱都要考虑值不值得,他的取舍处处显示着商人的头脑,他真怕被年轻漂亮的女人坑上一大笔钱,甚至是他半生的辛苦。
    五月天的雨很迷蒙,很美。
    他坐在办公桌前,头很低,额头紧贴着绞合的手指,大拇指夹着鼻梁,身子蜷缩在椅子里。
    叶子把一份表格放在他的桌子上。
    他抬头,叶子深邃明亮的眼睛里充满关切、询问,他惧怕和她的目光相对,他想起了大海会淹死人的。
    月出东方,清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在叶子的脸上。叶子站在宿舍门前,月光在她的脸上脉脉的荡漾着,他读到了什么?他的灵魂开始轻轻地颤栗------
    叶子,有空吗?
    有事吗?
    我要洗头。
    叶子轻柔的手指游动在他的发间,给他一种柔软的松弛,他留恋这种舒服。
    洗完头,他坐在床上,叶子用毛巾给他擦头,他顺势把头倚在她的胸前,每每这时他的心里都会涌起一股暧流在全身窜动------
    他和叶子有深一层的认识还是那回。
    叶子是他的会计,比他小四岁。那年他的买卖遭到了重创,他在床上一病不起,叶子不仅仅是照顾着他,而且在精神上一直支撑着他。不知不觉他和叶子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记得那一晚,是个残冬,冷风在窗外呼呼的响着,他己从病中走了出来,只是满身和满心的疲惫,叶子说给他洗洗头。象今天一样他不能自持,那一晚他没让叶子回宿舍。叶子以少女的无邪,徐娘的风韵,淑女的娴雅,挚友的诚恳,混合成一种奇妙的气质,是他从末感受到的经验。那一夜不浅薄,那一夜很深沉。
    不知不觉几年过去了,他的财富在不断的增值,在这个小城里他有着很好的口碑,他过着日复一日的“老板”生活,他常常自己驾着车,拉着他“喜欢”抑或是“不喜欢”的人,找没有吃过的地方,找有特色的地方,常常绞尽脑汁,为决定上哪儿吃饭而大伤脑筋,晚饭后他将自己陷入温柔乡内------可这些还不能让他满足,那么到底他想要什么?
    他没有仔细想过叶子对他意味着什么,他习惯于年青漂亮能拿得出手,领得出去,他觉叶子的年令和平平的相貌不能满足他的虚荣心。
    但他却憋不住想把心里的话跟叶子说。
    他有一个星期没去晶那了,晶的电话不断的打来,叶子询问的目光不时的扫在他的脸上。
    叶子,晚上出去吃饭,下班后等我。
    叶子有些疑惑的瞅瞅他,点点头。
    没想到一杯啤酒也会醉人的,他的两颊泛着驼红,灯光下细细的皱纹爬满了他的眼眶一带,酒酣耳热使他看起来异常的萎顿。叶子注视着突然之间衰老起来的他,内心充满了怜爱,她说不清她的感情,因为在感情上她不会乞求恩赐,她感到两人之间的距离从没有过一刻象现在一样的遥远。
    叶子,我认识了一个女人叫晶,她很年青。说完他抬头瞅着叶子,他想叶子会问下去。
    叶子我很烦,她想给我生个儿子,我也想要,可是我下不了决心。
    叶子平静地端着杯子,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可叶子的心被撕裂着,叶子知道也许他很快地从那个女人那里得到一个男人所需要的一切,并把曾经给予她的一切全部给了那女人。而她却永远不会从另一个男人那里得到可以替代他的那份感情,因为感情是一种经历。她爱这个男人。
    你说要是有了儿子,将来会怎样?我老了也不会寂寞,可是我没想好晶以后会不会-----。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一句话二句话是说不完以后的,对以后他没有把握。他知道他与晶之间除了性爱之外,没有什么共同的感情经验,他们除了作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凭本能营造起来的世界外,没有其它的共同世界。
    叶子终于开口了。喜欢她吗?
    当然。他想起了晶狂热的身体的躁动------
    叶子给他的杯子里又斟满了酒,微笑着看他,为什么跟我说?
    除了你我还能跟谁说去?要不哪天我让你见见她。
    叶子扯了扯嘴角十分牵强的笑笑,不必,你喜欢就好。叶子看着眼前的他,不知是恨还是爱?叶子搞不懂他是一个大男孩,还是一个男子汉?叶子欲哭无泪,但叶子听到了自己心被撕碎的声音------
    他奇怪一向善谈的叶子,一向能善解人意的叶子,一向无所不谈的叶子,今晚怎么不喜欢说话。在微醉中他有些困惑。
    叶子临离开时拉住了他的手,认真地告诉他说,人有时候是要靠一场悲剧才能重新认识自己的生命。谢谢你给了我今晚让我以朋友的身份出现的这一刻-----黑暗中叶子挥挥手走了。
    叶子轻轻的脚步踩痛了他的心。
    他一个人走在路上,昏昏的街灯粼粼地闪着,刚来这里时的那种人海茫茫无处可依的感觉又回来了。尽管这一段时间以来,他是冷静的自觉的,一步步把自己引向这里,但一旦真的站在这个路上,他仍然感到了一种茫然,一种没有目地的苦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都市网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都市网招聘 | 都市网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 版权所有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 琼ICP备13002347号-2海南感恩在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01-2013 Comsenz Inc.    Powered by Weekend Design Discuz! X3.2

GMT+8, 2018-12-17 15:03 , Processed in 0.056831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