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搜索
查看: 5|回复: 0

难以置信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9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4807
发表于 2018-11-26 09: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难以置信
      
   
    医科大学是国内闻名的学府,原是皇家御医房。始建清朝末年,一个世纪以来,培养大批优秀的医学人材。
    学府建筑风格古香古气,自然流传着许多骇人听闻的故事,再经数届学生添枝加叶,变得越来越完整,越来越神秘。故事的真实性,无从验证,信不信由你,但生活中确实存在。
    传说毎月初一或十五,赶上阴天或雪天的时候,在解剖室里的右墙壁上,会出现一个漂亮的姑娘,头戴黑色旗头,身穿红色白边旗服,右手拿着一把折叠彩扇,含笑而不露齿,看上去像是格格。可是天晴的时候,那白色墙面光滑如镜,和周围的墙壁相比没有什么两样。
    墙面上的格格是仙?是鬼?从史书上无从考察,但一点可以肯定,同学之间相互越说越邪乎,越说越离奇。时间长了,大家对那些传说都深信不疑,因为格格曾经死在御医房,死得悲惨。之所以今天还显形,是因为她阴魂不散?是寻找仇人?还是其它原因?据说,很多人想了解格格的死因,结果没有任何收获。
    1966年,砸烂狗头的运动席卷全国,臭老九从讲台上滚到了斗争台上。全国人民闹起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时间里,“、镇压、”成了革命的时髦名词。
    医科大学大革命搞的如火如荼。白天,一队队红卫兵纷纷涌上街头铲除四旧去了。晚上,校园里静悄悄的,只有十几个红卫兵组成的护校队保护学校。
    护校队有一名队员叫云涛。面部的零件,小鼻子、小眼、小嘴巴,紧凑在一起。远远看去,像没长开的绿皮带霜的冬瓜。别看人长的不济,胆子确大的出奇,敢在解剖室里背着死人转圈,敢在半夜睡在墓地的石板上。运涛的胆量被同学折服,所以给他起了个绰号叫“亡魂一郎。”
    “亡魂一郎”是去年入校的新生,他对学校的种种古怪传说早有耳闻。他根本不相信世上有鬼魂的说法,他认为墙上出现的影子是某人的幻觉,传来传去,流传至今,形成了口头鬼文学,吓唬那些胆子小的人罢了。
    转眼见到了冬天,那天下了一场大雪,那场雪比以往下的雪都大。
    那天,正轮上运涛和万革巡夜,当他们走到解剖室门前,屋里传出一阵阵奇怪的声音,有女人哼哼叽叽唱着小曲,唱腔分明加杂着哭泣声。
    万革听到后,头皮首先炸了起来。他把自已矮小的身子躲闪在运涛的身后,眼睛死板地盯着那扇暗黑色大门。运涛看到战友黯然销魂的样子,大声笑起来。笑后说:“看你那个熊样,今天咱们和红联打仗,牺牲了一个女战友,可能没死,醒过来了,走咱俩去看看!”
    运涛提出去解剖室。腿灌了铅的万革是一百个不愿意,心里像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进去吧,要是真看见脏东西还不要了小命,不进去吧,口口声称自己是唯物主义者,最革命的……。明天,让群专头头知道了,有好果子吃,还不打成了“牛鬼蛇神。”万革想到这里,挺起胸脯说:“这年头,谁怕谁,大不了小命一条贡献了!”
    运涛没有说话,因为他的精神全部集中在解剖室里。运涛顺手把装有五节电池的手电筒交给万革,自已推开门先走了进去。
    解剖室里静寂,散发出来阵阵剌鼻的药气味,昏黑暗色笼罩着全屋,只有窗口一条淡淡的白光折射墙壁上。
    运涛进屋后,首先看到停尸床上坐着一个人,全身裹着白色布单。
    两人看到这些,四只脚像钉住了似的,一动也不能动了。万革的脸色变得像白纸一样白,毫无表情,腿软的几乎站不住,浑身起着鸡皮疙瘩,心跳也失去了节奏,“怦怦”乱跳起来。
    突然,一个寒冷而又低沉的声音从尸床方向传来:“你们来了。”那低沉的声音分明是女人的声音,是使人胆裂的声音,更是使人无法抗拒的声音。
    此时此刻,两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恐惧之感悄悄袭上心头。两个同学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大张,简直可以丢个元宵进去。
    接着,又是那个可怕的声音传来:“我等你们好久了,你们一定要帮助我,虽然我的灵身与肉身分离,虽然我们是阴阳两界,我只有通过‘她’告诉你们。”
    鬼魂的话提醒了运涛,他顺着墙壁偷偷看去,那个墙壁上果然有一个女人模糊的身影,不是眉清目秀的大家闺秀,而是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太太,拄着一枝拐杖,满头白发,面目臃肿。
    恐怖的声音吓得两个人遍身汗毛倒竖,心就像拉满的弓弦,谁也不敢吐出大气,生怕一张嘴巴惹恼那可怕的鬼魂。
    屋子里空气揉着夜色快速凝聚,运涛从恐慌中醒过神来,万革就不同了,现在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恐惧的世界。
    :“亡命一郎,你到门口大槐树下,挖出一个木盒子,里边有張用朱砂写的黄裱纸,把它烧了,它压得我投不了胎,切记,切记!”
    那老女人的话音在屋子上空飘荡,渐渐远去。随着声音的消失,床上的女尸一下子摔倒在床上。接下来听到,窗外传来几声凄凉的乌鸦悲叫声。
    解剖室里,墙壁上稀奇古怪的画面消失了,周围静悄悄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两人飞快跑出解剖室。运涛心里惦记着鬼魂的托付。万革指天发誓,从此,再不踏进解剖室半步。
    当天,运涛找到鬼魂说的那棵老槐树,并且照她说的烧了黄裱纸。为什么要烧黄裱纸,运涛不明白其中的根本,也不想再了解什么,因为,那毕竟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有一点运涛要求自已做的,就是到图书馆查一查,历史上有没有死的稀奇古怪的格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都市网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都市网招聘 | 都市网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 版权所有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 琼ICP备13002347号-2海南感恩在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01-2013 Comsenz Inc.    Powered by Weekend Design Discuz! X3.2

GMT+8, 2018-12-17 14:55 , Processed in 0.042452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